浮光掠影,興毅老照片回顧

當青絲退色成白首,還有甚麼記憶可以深烙心中?由彼岸漂流到海角,是怎樣的信念能夠點滴流轉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