盛老前人

盛考斌老前人山東液縣人,於清光緒十二年(民國前26年,1886)。在哈市經商,善於商賈,運籌有術,事業有成,身為雙合盛麵粉工廠總經理,為哈市著名之富商。夫人早逝,有一女相依為命,不過家境雖富,從不浪費奢侈,對屬下亦視同家人,『富貴不能淫』,在前人身上表現無遺。

前人篤信佛教,深證眾善奉行之道理,因此對貧苦無依者,多有周濟。如在哈市嚴冬時,攝氏零下三十幾度,乃平常事,故常有凍餓而死者,前人或捨棺木,或送葬殮費等,無形中便成了濟困賑災之大施主。因前人善緣深厚,所以天道開荒至哈市時,便成早期求道之領導者。民國二十七年冬天,天津張武城老前人赴哈開荒,在哈爾濱道外九道街成立「總一壇」時,渡化盛考斌老前人求道,那時他老已經五十多歲了。

民國二十九年盛老前人求道,隔年奉召由哈赴津,張武城前人即保舉盛考斌領命為點傳師,此為興毅開荒東北地區,領命為點傳師之第一人。領命回哈市後不久,即前往牡丹江地區開荒,藉因過去經商關係,商家多為舊稔,廣渡有緣,道務開展順利,隨即設立佛堂,渡有張炳君等多人求道。

老前人於民國三十年領命時,年已近六十歲之身,甚感時光不再,所以常露得道恨晚之言,於是二覺並行,勇猛精進,追隨邱老前人修辦,倚為副手重任,道開東北各地。民國三十二年師尊臨壇,筆下有『大捨大得,不捨不得』之訓文,盛老深信佛不誑語,毅然將雙合盛麵粉廠產權賣出,將資財全部奉獻於道,作為開荒他處之資金,自己一文不留,邱老前人曾問其如是奉獻之大,何不留些以備不時之需,老前人言,我身已捨還要身外物作甚?父女二人,由是常住道里透籠街『忠信壇』服務,刻苦耐勞,對新道親,一視同仁,自己斟茶打毛巾,招待成全,親切感人,哈市道務因盛老前人之聲譽領導,由此大振。

老前人雖為道勞力,備嘗艱辛,從無怨言,因有慈悲之心腸與精進修養,所以一言一行,皆成模範,至於老前人所獻龐大財施,日後便成開荒海外之寶貴資財,功德之大,可謂至矣。老前人身形偉嚴,紅光滿面,二目若關公眯成一線,但睜眼時則炯炯有神,行止坐臥,具大將之風,每蒞佛堂,對後學光熱加倍,苦口婆心,誘導成全無不深受感動。況老前人坐言起行,一絲不茍,故興毅東北分支,在當地前人中德高望重應屬第一人。

民國三十八年六月,風聞哈市道難慘烈,尤其盛老前人直接開荒的道務,幾乎都是親自渡化的後學,於是盛老前人請示張老前人慈悲,准予返回哈爾濱頂劫,盛老前人堅信有其一人挺身負一切所誣告之罪,餘皆可釋放,求仁以得仁,最後完成為道犧牲乃是最大榮幸,更何況年事已高,財產淨盡只剩一女兒亦捨身道中,確已無後顧之憂。張老前人不允,既言:「好不容易逃出火炕,豈有再返火炕之理」,不肯答應。此時盛老前人跪求再三,屢言吾老矣,雖生亦無大用,不如犧牲自己一人,而救千萬人,是乃非常值得之事,別人所無之機緣,吾已俱足,望張老前人成全,則感激不盡矣。

盛老前人七月抵哈後,迅即向當局自首,經公審皆承認在哈之道務為其一手主持,於道里兆麟公園內,頂劫成道。是日殉道時,突然狂風暴雨大作,並下了冰雹,這在哈市七月裡,從未有之天象,可見天人共悲之慨。當時震驚哈市各界道親聞者,莫不跪地默禱。

盛前人自民國二十七年求道,二十九年領命,隨即輔佐邱老前人開展東北各地,民國三十二年全獻財產為開道之資,三十五年因邱老前人返回天津地,而承擔東北道務之責,民國三十七年奉召抵津避難,民國三十八年六月返哈頂考,七月頂劫成道。計十一年春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