達摩四句謁

道本無言非言不顯,言有不達道無以明;
大道既明放下一切,迴光返照用之不盡。
──師尊

學道之初,我們藉著言語文字,一切的經典,互相參證。道本來沒有文字言語,「道可道,非常道」,不能講,但是我們人不能一點就透,我們迷昧太深,一把鑿子,一把錘子,鑿子鑿不開,因此要藉著古聖先賢的言語、文字,大家共同參悟,但藉助言語文字只是一個過程,啟發你的必須過程,過程完了之後你要放下,不能執著於言語文字。
若是執著言語文字是向外追求,不是我們真正要的向內參悟。

你有很寶貴的東西,你要發覺你的智慧,很可能孔子沒有發覺到,如來佛沒有發覺到,被你發覺,所以「道」,我明白了,寶貴,是內參,不是外參。內參放下一切,迴光返照,用自己的寶藏,發掘寶貴的東西用之不盡。最簡單的一個例子就是《六祖壇經》,六祖不認識字,經裡面所講的道理卻非常非常妙,這個道理哪裡來的?內參,用自己的東西。

以前佛堂裡有一幅對聯,上聯是「一貫心傳平收萬教」,師尊也知道這幅對聯,有次在天津開班,忽然就把這些大領袖都召集到一塊而,問大家:「『一貫心傳平收萬教』,你們憑什麼平收萬教?」這下就糟糕了,大家馬上跪下去,師尊又問:「你們說,憑什麼平收萬教?」這很難答。
師尊問:「你們憑什麼平收萬教?」大家跪下了。
師尊講:「你們起來,你們大家講。」大家又不敢講話了。
想想這句話,「平收萬教」口氣是大了一點,大家不敢講,求師尊慈悲。
師尊講:「這幾句話要改一改,改成『修真行正萬教來歸』。」

修真行正很自然萬教來歸,平收萬教你憑什麼,你修的還不如萬教,不如人家。不論是走佛教、道教、或者天主教、耶穌教,他可能在修道這方面有很可觀的成績,反觀我們,新道親變老道親,可能你一步也沒走,但是我是個老道親、我是個前人,但是你沒修道。沒修道你要平收萬教?這就臉皮太厚。在師尊講完這句話以後,這幅對聯就取消了。
修要真、行要正,一個真一個正,萬教自然來歸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