錦州石山老和尚求道

我在 (民國36年) 東北,山海關外面有個大站叫錦州,錦州的北邊有一個站叫石山站,當時在石山站辦道,在石山站有好多三寶弟子,山上有個大廟,那個廟裡面有一百多個和尚,據說那座廟在元朝時就有了,法師年紀很大,山下的老百姓農民都信佛教崇拜這個廟裡頭,都信佛教他們叫作三寶弟子,在石山站辦道的時候很多三寶弟子都求道,求了道就越求越多以後三寶弟子連廟裡就不去了,而廟裡是靠三寶弟子維持換句話講這吃飯,三寶弟子不去了,廟裡的和尚生氣了,為什麼三寶弟子一天比一天少,一調查山下石山站有一個辦道的佛堂,他把我們的三寶弟子都拉去了,他們就很生氣就好像在搶飯碗似的,其實不是搶飯碗,這是宗教信仰自由,但是山上這些和尚他受不了。

有一天給我來個大信封裡面講得很客氣,某一天某一月什麼時辰在廟裡預備素餐請你來赴宴,順便大家辯論辯論佛教(經典)。我一看到我嚇了一跳,辯論佛教(經典)我們不能和和尚比,和尚天天看佛經,我們有空看一點點,看佛經是他們的職業,我們是偷閒看一點點,我們和他們辯論不夠資格甘拜下風,人家靠著這個我們是有空去看一點點、看一點點,這不能相比的我們怎麼敢去辯論。

但是這裡面又發生問題了,我說我不去;有好多三寶弟子都說天道寶貴你不去不行,既然請帖來了不去的話,就顯得天道這裡面還是有很大的缺點受很大的影響,這個道如果要辯論的話不是好現象,換句話講我也不夠程度和老和尚辯論,人家是靠著這一套從出家就看佛經我們那行,結果研究半天不去不行,若是甘拜下風的話,天道就不要辦了。只好咬著牙去怎麼去沒有底,我想辦法求上天慈悲,有一個乩手12歲叫葛景濤,現在在台灣那時候跟著我在一塊,才12歲很小我一看他我說葛景濤你跟我一塊去,必要的時候我求天上天幫助我,要不然下不了台怎麼辦;考道。帶著乩手就一塊去了

當時在東北大家都穿長衣,一個小孩十二歲很矮也穿長衫戴小帽頭,那時點道都戴帽頭,點傳師都戴帽頭,俱整衣冠就是把帽子戴好,點道時戴小帽頭。

到了那之後把我嚇了一跳,大院子裡面地下鋪了席子坐滿了人都是三寶弟子,用木頭搭的架子有四把椅子中間有一個八仙桌一個台子,我一看想跑也不行這糟糕那見過這個,硬著頭皮進去了,裡面的知客僧很客氣帶著我去,這我就上台了那一年我是26歲,想一想現在還有點怕;下面坐那麼多人,上面有四把椅子坐了四個和尚面目很兇,八仙桌有一把椅子老和尚在那坐,這把椅子空著給我坐,老和尚講大家都是佛門弟子,我聽說你在山下對人心挽救方面貢獻很大,現在我要請教你,對佛經聽說很有研究開班都講佛經我們請教你,我說這個我不敢當若是研究佛經還是我跟你們學,老和尚說不要客氣事實擺在眼前,好多三寶弟子跟著你們修道,你一定有你的長處,你不要客氣。

旁邊四個和尚很兇的樣子,開始問這個問那個,我勉強就給他對付。確實我沒力量招架我們不夠資格,他這一句經典問你又一句經典問你,這些經典我聽都沒聽過,最後講了這麼一段話,你們一貫道沒有經典,為什麼你們偷佛教的經典,你們自己沒有經典嗎? 像天主教有聖經,你們應該有自己的何必偷佛教的經典,我還沒有出口;葛景濤那個十二歲的天才很悠游自在的講:如來佛普渡眾生,沒有註明非和尚不能看經典,我們也是眾生之一,這經典是普渡眾生當然可以看。

這個老和尚講好、到此為止大家不要辯論了、了不起、了不起,這小弟弟年紀這麼小,這句話裡有骨頭了不起,我們不要辯論了,就憑他一句話你們了不起。

兄弟我不上不下,鬆了一口氣沒丟人現眼,這是上天加靈這句話,經典沒有註明非和尚不能看是普渡眾生,我們都是眾生怎麼我們不能看,好了謝天謝地這台戲到此為止,這和尚還要辯論,老和尚講不要辯論了,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了不起這小弟弟一句話了不起,把這事情給壓下了。然後就到下面吃飯,在吃飯席間老和尚問:我求道行不行。 我說不行不像台灣,台灣要是渡一個和尚很了不起,那個單位要是渡了和尚。

天道不渡和尚,不渡和尚完全不對,那麼和尚能不能求道,能求道要變成一個居士身,不要還俗,也不要結婚,你該怎樣就怎樣,把袈裟脫掉,變成一個男居士或女居士,求道。你在廟裡頭住把廟裡頭的規矩你把他離開,你變成居士可以求道。

我說不可以,我說你是一個老法師,一輩子出家,有一條件你做不到,他說什麼條件,我說要變成一個居士身才可以,穿著袈裟不行,老和尚說這很難,要脫下袈裟很難一件事。所以你也不要一定要求道,總而言之,大家有這佛緣將來再說。

沒過半個月,共產黨打到那個地方去了,去了之後晚上一把火把他的廟燒掉,佛像通通推倒,年輕的和尚強迫還俗,這個老和尚走得快趕緊跑掉了他若不跑掉活埋。

我在石山站佛堂,已經過半夜了有人來敲門,掀開門這老和尚來了,你來幹什麼,他說不得了不得了他們把廟燒了,共產黨攻進去把佛像推倒了,我如果跑不快就沒命了,他說有沒有衣裳給我換一換我要脫下袈裟,換完之後他說我可以求道嗎?深更半夜求什麼道,那個槍砲子彈的聲音我們都聽見,我說你換好了明天早上再說,我介紹你到錦州去,到錦州有一位唐前人你到那裡去,拿著我一封信到錦州去求道,老和尚第二天穿著我的衣服到錦州求道之後很誠心,以後他自願到赤烽那個地方去開荒、赤烽、熱河那個地方去開荒,以後不知所蹤。

這個意思告訴我們天道應運,道真、理真、天命真,這真是確實天道寶貴,只有一點道真,你不修真不真,在你身上不真,修才能真。

韶關南華寺出名有一個碑,這碑叫聞思修碑,現在的南華寺就是六祖壇經中的寶林寺。有一年我們去南華寺,去找這個碑找不到,就問裡面的和尚我聽說你們這裡有聞思修碑,他說有啊,我說在那裡他說我帶你去看,這個石碑在那個大門進去不太遠,有一間房子石屋石頭作的房子,有幾個尼姑在這裡面住,那麼這個碑當牆用省磚頭,這個碑很大在這個地方當牆用,我一看聞思這個修沒有了,我說這個碑很出名是個古蹟,拿來當磚頭當房子用怪可惜。他說現在是什麼世界,共產黨的世界沒有這套,我說我知道。

我一看只有兩個字,還有一個字那去了,他說還有一個字在下面土把他埋起來了,他說現在有聞、有思、沒有修,我一想把我嚇一跳;
聞思修入三摩地,除此以外無他途。
聞-文字般若。
思-關照般若,在這裡面擴大你的智慧,用你的智慧
修-實相般若,你真正的修,你的智慧,能放異彩,修得越嚴密,你的智慧愈高,

你如果不修,實相般若沒有。

真正的智慧在修裡面產生,在這裡面修道能令人產生,非常歡喜的喜悅心你有所得,我有所得我還講不出來內心快樂。

和尚講的現在有聞,有思,沒有修,土埋起來了,這句話裡頭也有骨頭可以警惕我們;開班講道是聞,我們抄下來之後回去沒事我們再看看,這個紀錄這是思,然後放下你所聽到,你所學到用在自己身上,徹底實踐去做,能夠修一分,你的智慧就長一分。修十分,你的智慧就產生十分,你如果真正修到一個很好的境界,你可以突破生死。

生無所謂,死無所謂,生死大事你能突破的話,一切事情你沒問題,你才能明理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