修道四忌

講道不修道、有過不知改、渡人不渡己、口齋心不齋,這叫四大不知所為。

直言是道,有什麼想講就講出來,想講我不講,另外用言語修飾,把它蓋住,這不叫修道,這叫作偽。現在大家都是成人,最可怕就是人前一套,背後一套,若是這樣,你不要修道,離開道場上外面去,你胡作非為,大家彼此都是黑道烏鴉,無所謂,吃喝嫖賭無所謂,不要在道場冒充修道,將來是自己騙自己。
講道不修道,道是愈講愈好,修道的成績愈講愈低。從前在大陸大家都不認字,現在馬路上都是大學生,人的文化水準提高,腦袋發達了,書都看進去了,這個五根和環境接觸,吸收好多東西,這叫知識不叫智慧,知識愈高的人,人心愈薄。
「大道廢,有仁義,智慧出,有大偽」,智慧出就是知識高,有大偽,這是老子講的。知識成了智慧的障礙,叫做言語障,文字障,也叫做所知障,你知道的太多,你沒有忘記。當然,求知是應當的,知之中有善有惡,你沒有分析?你沒有分開,所以會染著在這個地方。既然這樣,那我們不要讀書,不要學知識這是固執,那怎麼辦?把這知識加上仁義禮智信,第四個字智,是非之心人皆有之,這就是智,學來的知識給道用,知識變成智慧的工具。

興毅有個了不起的前人夏盛珍老前人,是第一位開荒哈爾濱的前人,佛堂成立好了以後有邱前人去,邱前人渡了盛前人,盛前人求道後大犧牲大奉獻,哈爾濱的道就弘起來了。第一個開荒哈爾濱的是個坤道老太婆,在天津是有錢的寡婦,兒子唐前人是紈絝子弟,吃喝嫖賭無所不好,白天不睡到中午12點不起床,晚上夜生活豐富。夏前人晚上就打麻將看戲,白天睡覺抽鴉片煙,求道以後說改就改。那時候戒鴉片不像現在,現在戒鴉片你只要有耐性沒有什麼痛苦,用美沙酮之類的麻醉劑慢慢就戒除了,從前沒有,戒煙就是不抽,而人痛苦得死去活來,戒大煙這種痛苦一般人都受不了,然後又開始抽。

夏前人說戒就戒,她有智慧也有知識,這種東西修道不能吃,要戒我就戒,戒有痛苦,死我也要戒,這叫智慧。

自己問自己我的靈性,問這個腦,你每天在做什麼?每天在想什麼?別讓這個腦把我害死了,腦要聽我的,不支配你的話你不要亂動,以道心降伏人心,不能看擋起眼睛,不能聽我不聽,自己給自己出個嚴格的談判,這樣才能成道。

你如果姑息他(肉體),好吃懶做,養得肥肥胖胖,他願意怎麼樣就怎麼樣,把你(靈性)害苦了,告訴你這是臭皮囊,好早告訴你是臭皮囊,始終就是臭的,你要是防預的話給他來個清靜無為。從前的人生活很單調,現代的人營養豐富,你自己上了圈套,滿足他(肉體)整個講起來就是滿足他(肉體),他(肉體)誰在作主?他作主(腦),道心在那裡去了,道心沒有權利,用之則存,舍之則亡,用他用之不盡,不用他就不見了,這是什麼?道心。
人本來應當清口你看看你的牙齒,人是素食動物,和大象牛馬羊一樣天生是素食動物,有什麼了不起。我成全了好難成全,講了好多話他才清口。

恢復作人的本色,恢復作人的本然態度,本來應當這樣的有什麼了不起,還要提高一步。你得道後問問自己有沒有修道,修道最明顯的表白,改變自己,現在的我不是從前的我,在某一點上有很明顯的改變,這就是無言之教,不是用嘴巴講,人的眼睛是雪亮的,看著你,這個人和以前不同,學好了這叫做修道。
好多人還是這樣子,貪、嗔、痴,不但還有,而且還加重,從前肚量很大,沒求道以前,大家乾杯喝二杯,沒事啦,現在一點小事放在心裡頭,幾百年的事,我記得你在修道,你不如不修道的人,你在退,作人的水準你都沒作到,你還要成佛作祖,這不是在妄想嗎?
講道不修道,道場裡面道不講不行,道本無言,非言不顯。道本無言,不講的話不會弘顯,這個修道一定加上講道修道,大學之道在明明德,在親民,在止於至善。在親明、在止於至善,少了一段,明明德不見了。天命之謂性,率性之謂道,修道之謂教,修道不見了。自覺覺他,覺他有成績,自覺沒成績,辦道有成績,修道沒成績,辦道是愈辦愈高,修道是愈修愈低,到最後變成沒有道,因為沒有道,一個佛堂到最後發生問題的時候,搖搖擺擺,連帶發生很多不好的現象。
講道不修道,有過不知改,渡人不渡己,口齋心不齋,這叫四大不知所為,你在幹什麼?不知道到底幹什麼?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