妙智慧

「為學日益,為道日損」,為學增加知識,對修道沒有幫助,唯有智慧對修道才有幫助。

六祖三更求法,五祖到他樁米那個地方去,給他講應無所住而生其心,應無所住,你什麼也不要住,要生一個心,這個心你把他生出來,大家想一想,在講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時候,是不是已經有個東西?這表示袈裟蓋頂而生其心,就是這一指點六祖當下大悟,師父講袈裟是證據我給你,趕緊走你要走得晚的話,恐怕有人害你。

六祖有所得,他所得的、領會到的,這個地方是我靈性的所在,靈性的作用,這個心叫道心,叫做菩薩心,他有所得,並不是我叫你修道你就修道,不是叫你跑你就跑,那麼聽話,不是,他有實在的領悟,這個領悟並不是空的,一定有所得,空而不空。

陳惠明追六祖,追到他了,我為法來不是為衣來,六祖就出來了,你既然為法來,你在那裡?什麼是你的本來的面目?這裡面完全空了,不思善不思惡,在空的時候你在哪裡?陳惠明在這個時候有所得,明良久,這良久就是在這個時間,長一點,短一點他,有所得,這個所得就是這一指點,這是你本來面目,這個意思不是知識,不是從經典學來的。

那經典的作用在哪裡?你不要小看白紙黑字,白紙黑字這叫先知先覺,對真理的發現記錄,你看莊子、四書,孔子發現的真理寫在白紙黑字上,知識很豐富,但真理並不只是孔子所講的,還有很多文字,寫不出來,也可能有沒發現的地方,等待大家發現。這個智慧裡面沒有,透過經典裡面做一個引發,你自己的智慧引發不出來的話沒有道。

舉例講,我們吃大米,每天吃大米,這個米有好多種,泰國米、澳洲米、蓬萊米、臺灣米、日本米……好多種,我問你哪一種米好吃,你知道蓬萊米好吃,它怎麼好吃,真正好吃的這個地方你把它講一講,泰國米、蓬萊米這幾種米的好吃,你把好吃的地方講出來,你講不出來,好吃就是好吃嘛,好在什麼地方,言語不夠,無法表達,米不一樣,確實不同,它不同的地方,你講不出來,只能夠講這個米不好吃,這個米好吃,只能一個好吃、不好吃,哪個地方不好吃,怎樣不好,你很勉強很難講。

它真正的味道你講不出來,這叫白紙黑字言語文字有限,如人飲水冷暖自知,這是六祖講的,裡邊知道,你只可以講這個水熱一點,這個水涼一點,怎麼個熱法,怎麼個涼法,我能受得了,受不了,我自己知道我只能講,太涼了,太熱了,太涼了我弄點熱水,太熱了我弄點涼水,但是我心裡有個標準,冷暖自知正好這是內心的標準。

 

壇主是弘道的中心

19960519八德妙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