菩薩道與十波羅夷(中)

「菩薩」之中也有很大的罪,這個罪叫「十波羅夷」,佛經上為什麼這麼講,菩薩道也有十波羅夷?拿這一段事情和我們的道場作一個比較,首先,先反省自己,不要指責別人,「十波羅夷」是背叛道場,我是不是在背叛之中?要是在背叛之中、走錯了路,趕緊先修正自己。

至於什麼叫「十波羅夷」:一殺戒,二盜戒,三淫戒,四妄語戒,五酗酒戒,六說四眾過戒,七自讚毀他戒,八慳惜加毀戒,九瞋不受悔戒,十毀謗三寶戒。這個就是「十波羅夷」,另外一個講法叫「反叛菩薩道」。換言之,如果犯了這個戒的話,降落在什麼地方?地獄裡面的無間地獄,受最苦的無期徒刑,永遠沒有止盡。

根據佛教講的,在無間地獄裡的都是修道人,不單是我們天道,凡是在宗教界,不論耶穌教、天主教、佛教、道教都有表面修道的人,結果都在無間地獄服無期徒刑,永遠受苦,為什麼會這樣子?

當然有原因:當面一套背後一套,表面有道內心無道,或者是原地踏步二十年、三十年的老道親,他還是從前那個人,對父母如何,對兄弟姐妹如何,怎樣做生意,人與人之間怎樣相待,還是從前那個人,不如一般的凡人,為什麼?

披著宗教的外衣,我吃素,我是天道的道親,大家以為天道的道親都是好人,我就藉這個假面具動起了腦筋。如果早期的道場和現在一樣的話,我不會在道場裡面一直到現在,好早就退出了。

過去在大陸的時候修道是犧牲性命,前人真是佛,人做不到的,前人以身作則,並不是光靠嘴巴,他們好多不識字,但是做給大家看,並不是他有心做給你看,而是他實際就是這樣子,人所不能,他做到了,誰把他改變了?道把他改變了,他有道,這個不能否認,真的是這樣子!無為,不要有為;無言,不要講話,就是這麼做。後學對前人的恭敬,就是拜佛一樣,不是表面恭敬你卻在心裡罵你,沒有這種事情。所以在修道方面,如果自己打了折扣的話,就稱為「十波羅夷」。

 

五戒:殺、盜、淫、妄、酒。

戒殺、戒盜、戒淫、戒妄、戒酒;我們大家立愿清口,戒殺這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點道點了一百人,清口有三、五個,成績不錯。你有沒有想過,這五戒有哪一戒是人應當做的?

殺,不應當做,做了!盜,不應當做,做了!淫,不應當,偷偷的做了!妄,不應當,去做了!酒,不應當,去做了!大家都知道,不應當做了,現在我不做了;不應當我就不做了!這有什麼了不起?

不應當做的我不做了,那是你本來就不應當做的!這個臉很髒,十天、八天不洗臉,你髒,大家都髒,我把臉洗得很乾淨,我了不起嗎?我們本來應當乾淨,是大家都髒了,本來就應當乾淨,我有什麼好了不起的?

因此,「戒、殺、盜、淫、妄、酒」,哪一個你應當做?誰有權利放給你,叫你殺?你得到誰的許可?盜不義之財,偷偷摸摸在做,為什麼不光明正大去做,不敢做?你怕犯法,所以偷偷摸摸做,就等於你不應當做,但是我做了。求了道這五戒我不做了,恭禧你立愿,此後不應當做的不做了,你是真正的人。

以人的分數來計算,你只有六十分,你如果不夠六十分,你不合格,不夠做人的資格。現在我不殺、不盜、不淫、不妄酒,你以為你了不起,實沒有什麼了不起,人的正行為而已,本來應當這樣的!這是十波羅夷之中的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—-殺、盜、淫、妄、酒。

 

第六 說四眾過戒

出家的尼姑、和尚,在家的男居士、女居士,這叫四眾。說四眾過戒,犯了這個戒就是大家對立,我毀謗你,你毀謗我,道場不團結。這一點我們天道很可惜。方才我講從前在東北求道,要是道場和現在一樣,恐怕現在我不會在道場裡面。道場真是很親,無條件,不分組線、不分單位,沒有門戶分明,很了不起,道親親得不得了。在過去「你的前人是哪一位,跟著這位,你有福了,要報答你們前人,好好修道!」現在沒有,「你倒楣了,你跟著他修道!」,過去沒有這麼講的!

有一年我和孔前人到了長春,身上什麼也沒有,長春的道親並不是我們興毅壇的,他們聽說哈爾濱有幾個道親到長春就找我們,找到我們之後就安排地方住,吃的一切菜統統給預備好,我一個也不認識,他提他的前人,我聽說過沒見過面,別單位的道親根本不認識,把你安排得妥妥當當,現在就不可能。我和何前人到香港的時候,南方的前人都不知道東北在哪個地方?是中國還是外國?沒聽說過東北。

我和何前人到了香港,香港各壇知道東北來了幾個人,就找到我們,全香港的前人都來了,經濟、飲食……每一方面,把你照顧安排妥當,讓我們放心,大家都是一家人,沒有彼此,怕我們不清楚南方風俗,帶我們走頭一步。我和何前人剛到香港的時候一個人都不認識,道就是這樣子。現在呢?不太容易,是不是我們犯了「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」?這「四相」是,《金剛經》講的,那怎麼辦?是不是應當改?

我叫你改,你叫我改,改不了;自己叫自己改,自己改自己。我也改,你也改,道場就會是另外一種非常好的現象,不會是是非非永遠不斷,讓正法變末法!正法不變由我們大家做下來,道場的前途,大家不能推卸責任!在道場裡面把以前的正法,這個寶貴的現象復興起來。換言之,我們興毅將來就有一個很好的前途,這個前途需要大家共同去做。

說四眾過,換言之,就是挑撥離間。你也不好,大家都不好,只有我好。大家統統不好,就只有我好!這裡面最不好的可能就是我!但我沒看見自己,要大家都不好,就只有我好,這沒有道,和沒求道的人一筆,我們甚至不如他們!

沒求道的人大家吵起來、打起來了,酒杯一端,乾杯,沒事了,拉拉手沒事了!我們道場不行,一點小事永遠記住!,肚量愈縮愈小,「宰相肚裡撐海船」,肚量要效法老祖師,要是斤斤計較的話那有道!這就是「說四眾過」,如果是「說四眾過」的話,本來應當是菩薩,有了不起的成就,卻變成不是菩薩。我們要改為「說四眾的善行」,好的地方,多多宣揚。

 

──摘譯自「菩薩道與十波羅夷」/2009.04.12宜蘭毅隆聖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