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待道親,親如子侄

每次有道親送來珍貴的水果,諸如:日本的水蜜桃、新疆哈密瓜、日本大青瓜……,老前人都會要駐壇人才先洗淨,點上五柱香,先供俸老,或等到初一、十五之後拜過老娘之後再食用。老前人也會照顧附近的道親,每當有好吃的東西,都會分送給道親。

一位理事的小女兒,年紀約在上小學的時候,有一次和父親去老人家那邊,剛好有道親從日本帶一些水蜜桃來,老前人拿了一顆說要給她吃,可她卻一直都沒吃,老前人就問怎麼不吃,她說她想帶回家給奶奶吃。老前人說:「沒關係啊!那等一下我再給你一顆。」她天真地回說:「那我可以兩顆都帶回家嗎?這樣一顆給奶奶,一顆給媽媽。」老前人笑了笑就給了她兩顆水蜜桃,讓她帶回家去。結果回家裡被大人給罵了一頓。

以前臺北陽明山王葉點傳師有座別墅,老前人夏天時候,皮膚不太好,因此有時候會去那裏泡溫泉。別墅在早先時候還沒裝溫泉設備時,他就時常與駐壇人才一起去北投洗溫泉。每次大約都在下午兩點鐘午睡過後搭公車去,差不多一個小時左右才到,洗過溫泉就會到附近的三義廟參拜關聖帝君,然後才又搭公車回家。每次去洗溫泉時,老前人會為人才先付錢,然後拿一個小盆子給駐壇人才,讓他們到單人房去,自己則去洗大眾池,老前人自己節省,對待人才卻又給予最好的。

老前人七十一年生病後,身體行動不方便,但平均一、二個月還是到南部去巡視道場。每次去南部,會去拜訪一位香港來的道親。有一回接連兩次到他家時,卻都沒見到他太太,老前人關心的問他為什麼?道親回說:「夫妻吵架,回娘家去了。」老前人聽了很難過,在返回的途中,向旁邊的人才說:「那位道親在臺灣也沒有親人,咱們就像是他的親人一樣,他的事情如果我們不管的話,誰管呢?」於是叫人才去打聽他太太娘家的電話,打去給她問問情況如何?人才請示何老前人:「要如何跟她說呢?」老前人說:「你就問問她是什麼原因,要勸她回家,咱們是修道的人啊!」於是人才找到那位太太後,轉達老前人的關心,說幾次到她家都沒見著,老前人特別問起。結果那位道親的太太哭著訴起苦,經過一小時的苦勸,她也答應要回家去了。人才很高興地想這樣應該可以交差了。但老前人卻還要人才打電話回臺北,要臺北人才去準備一桌料理。再請人才到那位道親家中,陪伴那位道親去接他太太回家,做好團圓料理,讓他們能夠和好。這些是老前人盡心為後學著想,想盡辦法希望能夠周延的為後學圓滿不如意的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