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道信念,一生奉行

老前人七十一年尾的一場病,使得行動變得不方便,老前人在醫院待了十六天後出院。那一天何老前人在內江街佛堂拜完早香後,依著習慣到五樓陽臺前段運動(約六點三十至七點才到三樓吃早餐),等到早餐時間人才沒看到老前人下來,駐壇小姐到五樓請何老前人時卻驚見他老人家跌倒在地,急召二樓陳風德前人及南興薛福三前人送到醫院急救,主治醫師決定開刀把腦部血塊拿掉,由薛前人以知己朋友身分簽字,手術後度過危險期,但需要長期復健。

老前人復健時第一件要學的就是拜拜。每天午睡過後差不多下午兩點多,老前人就會要人才扶著他到佛堂去學習跪拜,他老人家發抖的手腳、雙手,卻依舊日復一日的努力學習。有人才去看他,他顫抖地用一手扶著另外一隻手,很吃力的慢慢抬起來說:「我不會被打倒的。」這是老前人對道堅強信念的自然流露。
老前人曾說:「我們道務的成就,就是用血和淚換來的,不是用僥倖和欺騙的手段所得來的。所以更要時時記得這些痛苦的煎熬,不要以為成功了,就自滿狂傲,而忘了過去所受的一切煎熬和痛苦。這些痛苦和煎熬,也正是我們兄弟們廣大的仁與愛,播種在每一個角落裡的。大凡事情發於仁,亦必得於仁;發於愛,亦必得於愛;發於奇謀百怪,所得的亦是奇謀百怪。這就是我們常說的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,自己造的罪孽,自己受。母親大人常說:人心要正,作事要好,不要叫後學常常的恨你。」

老前人一次向後學慈悲說道:「你看山上的石頭,跟河流下游的石頭有沒有不一樣的地方呢?」後學心裡想,「石頭還不就是石頭嗎?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呢?」「山上的石頭比較有角,但河流下游的石頭大部分都沒有角了,因為雨水把山上的石頭帶到河流,經過上游、中游、下游,這些石頭被水帶動之時,一個磨一個,磨到最後每粒石頭都是光灼灼、圓陀陀的,把本身的角都磨圓了。」

他一生對道的堅持與奉行,在以下的一段話表露無疑。他說:「我自修道步入道門的一天,我時時刻刻感到惶恐,怕無意間犯了道規的錯。當初跟隨前人的時候,前人對我說些什麼話,我都是信受奉行,我不敢不聽話,我認定大道是最神聖的。道神聖,前人們當然是更神聖,所以我對尊前的心,更加倍的神聖而敬奉。直到如今,我不敢將道看假了,我也不敢將大陸上的前人們看假了。我也不認其鬼神確實而確有,我也不認其鬼神確虛而確無,我只是依賴著我的定與慮及自性,而大踏步的往前走,走到何時,時時只有反省而自新。天變、地變、人心變,我心不敢變;道假、理假、仙佛假,我心不敢假。我就是這個死腦筋!別人將道當作一種工具品、導演品,我更將祂當作一種無上品,至尊至貴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