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極一貫 4-1

1999年5月1日于洛杉磯美興聖堂

我們修道一定要相信根基,根基和智慧有直接關係。有利根的人、中根的人、下根的人。大家都是道親,這一世能求道和過去有相當的關係。可能是很久遠以前、好多世以前你出過家修道,到這一世得以求道。出家修道是很普通的,這一世出家,下一世還要出家,有愿在身叫乘愿再來,這個可能牽連很長、好多世,以這一世來講,肯定是利根。利根的意思就是不要很苦心的成全,一點就透。

在《五燈會元》或是《景德傳燈錄》裡面,過去的祖師並不是像現在大家開班講道理。和尚講道叫開示,每次講幾章經典,而且不是單獨對和尚講,是對所有的信徒,三寶弟子通通來,和尚上了法座,名義叫做講經。現在我們修道的環境很幸福,在佛堂裡點傳師唯恐招待大家不周到,想盡辦法讓大家滿意。從前不是這樣子,和尚開示時是不理大家的,從前和尚出家先做苦工,連六祖也是先做苦工。每天和尚上了法座開示什麼呢?專門鬧你、罵你、找你的不對,甚至旁邊還有一支戒尺,當頭棒喝,過來就打一下。不像現在,現在要是這樣大家不來了,所以這個開示呢,師父也不講道,專門找毛病。我們要明白,專門找毛病才叫真正的道,不是哄著你修道。

剛才講師講因果、講業力,這是哄著大家,你要相信這個,你要按這條路走,你要如何如何,哄著大家,就好像我們還不會走,牽著你的手帶著你走。那麼幾時可以放手?如果永遠不放手,你是小兒麻痺症,這就麻煩了。到時候我放手,你自己走,免不了要跌倒,不論跌了幾次,要知道防備,跌倒了要保護頭,這就會走了,你放心,這孩子不用怕他跌倒,他可以走出成績來,要是怕他跌,他永遠走不出成績來。修道也是一樣,我們有冤愆、會遇上考驗,這怎麼辦?一定要在逆境裡磨練自己。你不要希望永遠順境,反而要重視逆境,一切不如意事是在磨練你,順境不會成全我們。現在道場,一方面道發展得很快,一方面不太如意的事也跟著發展,一塊兒走。

我們道場裡面都叫做道親,按真理來講,道親是一家親,以前在國內,道真,真在什麼地方?山南海北一家道親,親得不得了。從心裡親,現在不可能,什麼原因呢?在無形中道的規格降低了,天道有一個真理我們大家還抓不住,天道寶貴在什麼地方?到佛堂來,不是只磕頭獻香,錯了,錯了。天道有個真理,這個真理非常寶貴,是在你身上,不是在佛堂!佛堂裡沒有道,佛堂是傳道,第一天在佛堂傳道,傳到哪裡去?傳到你身上去了,你是一個得道的人,大家給你道喜,佛堂在哪裡?佛堂在你心裡面。

香港有幾位點傳師到洛杉磯來,並不是把在香港的佛堂整個搬過來,不是,他們來了五個人,到洛杉磯成立佛堂,這佛堂在哪裡成立起來的?在他心裡成立起來的。他把心裡的佛堂表現出來,就是我們看到的這間佛堂。

哪個真、哪個假?在這裡,修道要修心,換言之,道在你身上,沒在外邊。以前我們叫拜佛,現在我們叫學佛,學做佛,這是自己抬高自己,性理心法在我們求道第一天,透過這個假體已經點給你了,接著就看你走不走,這叫做修道。「得道不修道,落個瞎胡鬧」,這是北方的一句土話,道很寶貴,要修,修道由什麼地方開始?

這個身,我們不要姑息它。方才有講師講到「業力」,業力是哪來的?不是憑空來找我,就是假體這個身、這個壞東西給我惹了好多業力。求道前,我們每天所做的就是滿足這個身,有一天它離開,它有好多債,交給你,你的下一世帶著,要給它還債,它利用你。我們現在不要被它利用,我們利用它,拿它當修道的工具,以前我們聽它的,現在我們利用它,我們借假修真。

這其實是個很簡單的問題,但我們好多人、好多老道親,到現在還是一個「拖」字,總想著慢慢來,將來如何如何,一天拖過一天,這一拖,拖得你一事無成,好多功德你應當做卻沒做。從這個地方來講,利根的人,不用講這麼多,很可能求道時一指點,他馬上明白了。在哈爾濱,有位修了一世佛教的盛前人,做慈善,後天環境非常好,之後有位做珠寶玉器的任紹楨前人去度了盛前人,盛前人在求道之後,一點就明白,三寶記住不要成全。他本來就清口吃素,兩、三天後,向邱前人請求要立愿,修道要立愿,不立愿不行,他自己知道,頭一道愿,叫捨身辦道愿,剛剛求道,就要捨身辦道,言出必行。他有一家雙合盛麵粉工廠,在民國三十二年(一九四三),大概是仙佛到壇有幾句話:「大犧牲大得,小犧牲小得,不犧牲不得。」他一看大犧牲大得,整個麵粉工廠把它賣掉,這筆錢全部奉獻給道場,是筆好大好大的財施,邱前人勸他不要獻這麼多,要留一點給自己用。他說:「我捨身辦道,把身子都捨給道場,吃飯在道場裡面,我要錢做什麼?」他有一個女兒,父女兩人捨身辦道。那時候很多單位並不分你我,凡是由天津、北京往外地去開荒的,一個人出去辦道就是五兩黃金,完全是盛前人那筆財施。

盛前人賣掉工廠,他把這筆錢都變成功德行出去,這叫利根。那是一個特殊的智慧,不用成全,一點就明白,義不容辭,修道行道,「我應當這麼做,前人放心,我一定做得圓圓滿滿。」,大家互相砥礪成全,你成全我,我成全你。我們修道如果用圖表畫出來的話,好像股票一樣,起起落落,正因如此,前人對我們不放心,開班成全,換言之,希望我們能自己行道。而這個鈍根,就更差一點,拉著,推著,有時候還不走。希望有聽班機會時,大家不要錯過,我們入班,不是要你評論誰講得好、誰講得不好。講得最不好的人,只要你聽進一句話,真正去做,你能成佛,講得最好的人,但是你聽了連一句話都不做,沒用。不管講得好、講得不好,他就是講道。只要你能聽進一句話,終生用之有所不盡,成佛有餘,所以有共同切磋的機會時,大家不要失了機會。

《請接續【三極一貫】4-2》